冬季的張北,風凜如刀,氣冷如冰。傍晚時分,只需要十幾分鐘,一瓶礦泉水就能結成“冰坨坨”。這樣的天氣里,李博文踩著腳踝深的積雪,查看著今年許家營村新建的大棚框架。不過,在老李看來,這樣的疼痛是值得的,因為它換來了許家營村打工收入70多萬元的“扶貧戰績”和全村鄉親對他...[全文]
12月24日,李博文回到保定的家中,一進門,就把書包扔到了沙發上。背包里滿是換洗的衣物,已經攢了十幾天。“已經習慣了,每次他回來,我第一件事就是趕緊洗衣服,不然到了往回趕的時候可能衣服都干不了。他就是這樣,工作上非常要強,生活中就有點兒一塌糊涂了。”李博文的妻子劉志...[全文]
時值農閑,目光掠過赤裸的耕地,便被遠處的環山截住。“這一圈兒山我都爬過。”河北省林業廳駐臨城縣趙莊鄉雞亮村第一書記孫樹堂笑呵呵地說。“這些蘋果是今年春天剛種上的。”果林是村里的寶藏,孫樹堂每天都會抽空去看看,像照顧孩子一樣照顧每一株樹苗。“喲,這枝杈上有蟲卵啊,...[全文]
天剛蒙蒙亮,雞亮村里,一個身影出現在通往后山的小路上。這里的老百姓都知道,市里來的“新書記”又去看林子了?!罷餛質竊勖譴宓拿?,脫貧致富全靠它,一天不去看幾趟,心里不踏實?!貝迕窨謚械摹靶率榧恰?,便是河北省林業廳駐臨城縣趙莊鄉雞亮村第一書記孫樹堂。[全文]
“340多戶、1200余人里,有121戶貧困戶,343名貧困人口?!貝映晌街心茉捶宸寮拋に稱較厥だ宓諞皇榧瞧?,這些數字就印在馮起安心里。但把這些記得清清楚楚的他,卻記不得自己有多長時間沒與家人團聚了。今年2月份,馮起安離開了久居的邯鄲,第一次來到400公里外的勝利村。[全文]
今年2月2日,馮起安所在的扶貧工作組正式進駐勝利村??煲荒旯チ?,現如今的勝利村黨風建設優良、村容村貌整潔、村民收入提高。“扶貧,既是沉甸甸的政治責任,又是一項光榮使命。”馮起安說,扶貧工作不僅要在扶經濟、扶物質上出實招,還需在文化“扶貧”、精神“扶貧”上出硬招,...[全文]
腳蹬運動鞋,身穿羽絨服,頭發隨意地挽在腦后,來自河北省工商局的處級干部段曉軍,看起來更像個地地道道的村干部。這些她都不在意。她說,能在尹家莊村工作,是她人生中最精彩的一段,她要用心去改變這個貧困村。事實上,從今年2月23日踏上精準扶貧之路起,這300余天,她都是這么做的。[全文]
“既然把家放下了,那就不是來耗時間的,必須要撲下身子好好干。”說起扶貧,段曉軍就停不下來。但說起自己的家,她頓了一頓,“最虧欠的就是兩邊的老人。”和段曉軍在尹家莊村里走著、聊著,她說的最多的就是“我們村”。 “這段路上還是有積水,這個電線桿得趕緊修好……”她會隨時...[全文]